深港在线

潘多拉魔盒已潜伏危机?顾家家居狂掷30亿扩张8亿商誉隐忧待解

“喝口渴止渴”还是“扭转潮流”?

在未来几年,古嘉家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古家,股票代码)可能无法摆脱这个多项选择题。

2018年,公司继续在海外市场和新类别进行大规模的并购,并投资新工厂以扩大产能。顾家佳一年内大规模扩张30亿元,使公司收入增长,同时净利润率和毛利率均有所增长。下降,费用率和应收账款急剧增加。

一些财务指标的变化表明,古家角目前的资金状况紧张,一体化和发展并不容易。并购形成的高商誉不断提醒顾家娇不能走错路,否则可能是一系列商业危机。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新披露的中期报告中的大量数据所揭示的业务潜在风险已引起监管机构的关注。 8月3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中期报告函,要求顾家娇补充2019年半年度关键经营数据的披露及其同比变化,是否有商誉减值的风险,以及目前的发展。该模型及其可持续性充分展示了风险。

《投资时报》研究员在回顾绩效报告后了解到,古嘉教2018年实现收入91.72亿元,同比增长37.61%;净利润9.89亿元,同比增长20.29%;扣除后净利润为8.18亿元,同比增长34.05%;毛利率为36.37%,比上年下降0.89个百分点;净利润率为10.97%,比上年下降1.50个百分点。

中期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达到50.10亿元,同比增长23.74%,净利润5.59亿元,同比增长15.79%,非扣除后净利润4.32亿元。增长9.99%,毛利率35.64%,比上年下降0.34个百分点,净利率11.64%,比上年下降0.79个百分点。

通过对上述数据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古家的净收入增长率今年已大幅收窄。毛利率和净利率也继续下降,增长疲软的迹象正变得越来越明显。

发展模式和可持续性受到质疑

2018年,古家居的绘画风格无疑是一次大规模的并购,大幅扩张,共计超过30亿元。显然,公司希望通过收购和扩大生产能力来刺激发展速度。

《投资时报》据2018年报道的不完全统计数据,古嘉之家2018年的并购总支出为27.53亿元。

具体而言,2018年2月和4月,两只股权投资基金间接投资于该房屋,共计5.98亿元,间接持有165%的房屋; 3月份,他们以7700万澳元(相当于3.7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澳大利亚家具品牌Nick Scali,并收购了13.64%的股权; 3月31日,他们持有1.36亿元的股权。 5月31日,Rolf Benz AG99.92%以4156.5万欧元(相当于3.12亿元人民币)收购,并于6月30日通过全资收购首选房屋获得2.01亿元人民币。

在下半年,步伐仍然存在。 7月31日,公司以人民币6500万元(相当于人民币5.09亿元)的代价赢得了Natuz Trading(上海)51%的股权; 9月1日,人民币2.52亿元收购了顾家床上用品的25%股权; 10月30日,0.51亿元人民币获得Kawen家庭51%的股权; 11月30日,投资4.24亿元收购了财富之家51%的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兼并和收购在2018年为古家角贡献了有限的利润。其中,优先住宅,屯堡住宅,Natuz贡献了3549.9万元,768.24万元和783.66万元的利润; Rolf Benz AG,Banerqi住宅和Kavin房屋均出现负增长,亏损1183万元,193,332,300元和17.22万元。这从一方面反映出整合这些并购公司的难度和挑战是相当大的。

此外,2018年,古家园在扩大产能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

2018年初,古家娇宣布计划投资不超过15.1亿元,在皇岗新建年产60万套标准软件和400万平方米定制家居用品项目。该项目即将完工,预计将于2019年底前完工并投入生产。随后,2018年3月,古家角发行可转换债券,计划筹集10亿元,并在嘉兴新建80万个标准软件家具项目。该项目总投资13.8亿元,预计到2021年达产。

从简单的总体计算可以看出,顾嘉嘉对外资并购的投资和2018年自身的产能扩张超过30亿元,业务迅速扩张。

与此同时,公司的计息负债也快速增长。 2018年资产负债率从2017年的38.63%和2019年6月底的49.23%上升至52.28%,仍然保持较高水平。相比之下,2019年同一行业的欧洲公司,知邦之家,中原之家和索菲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6.72%,34.51%,33.15%和33.10%。

数据还显示,古嘉嘉上半年的财务费用增加503%至人民币5400万元。

此外,由于2018年收购了多家公司并将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财务信息产生了重大影响。为了方便投资者了解古家角商业形势的真实趋势,《投资时报》研究员指出,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公司补充2019年半年度关键经营数据的披露及其同比变动,包括但不限于营业收入。返还母亲的净利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存货等,需要说明发生重大变化的原因。同比。

是否存在商誉减值风险?

根据古嘉嘉2018年年报的数据,2018年,Natuz,屯堡之家,优先住宅,RolfBenzAG,Banerqi Home,Kawen Home的投资分别形成3.61亿元,2.45亿元,1.03亿元,5400万元的商誉。元。元,3000万元,4000万元,共计8.33亿元的商誉。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顾家娇没有对商誉进行任何减值。截至2019年6月底,古家角的商誉数据仍为8.33亿元。

上述2019年上半年形成商誉收购目标的进展情况和整合管理的进展情况如何?是否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还从报告中了解到,截至2019年6月底,古家娇持有“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损益的金融资产98亿元”,其中包括北方国际信托发行的债券。投资集合基金信托计划总额3.1亿元,四川信托发行的长江证券新乡第一债券投资集合基金信托计划为3.6亿元。

相应地,今年6月底,古家角的货币资金为17.92亿元。这两项信托计划的资金分别占货币资金的17.30%和20.09%。比例如此之高,也吸引了关键的询问。

上述信托计划的基金投资和最终基金用户在哪里?最终基金用户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他关联方之间是否存在关系或相关安排?等等,是市场的焦点。

值得注意的是,古家教上半年信息技术服务的数据波动也很大。上半年,古家角提供信息技术服务,营业收入1.31亿元,同比下降38.38%,毛利率64.45%,同比下降16.53百分点,表现大幅波动。

此外,在政府补贴收入的可持续性方面,顾家角也密切关注市场各方。根据年中报告数据,上半年,政府对古家角当期损益的补贴为1.59亿元,同比增长83%,占28%净利润,超过同行业公司的平均水平。

增长疲软的迹象越来越明显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去年和今年的收入季度,第一季度到去年第四季度分别增长了34.22%,26.90%,34.95%,52.91%,并购带来了显着增长收入,但今年在第一和第二季度,收入分别增长了32.79%和16.10%,第二季度是过去两年中最低的。

这一系列数据意味着顾家佳今年的收入增长明显下降。如果你取消去年收购一些公司的整合影响,那么房屋内部可能几乎没有内生增长。中泰证券预计将消除合并余额的影响后,顾家佳上半年的收入增长应在10%以内。

增长疲弱也反映在毛利率,净利率和费用率上。

上半年,古家角的毛利率为35.64%,下降0.34个百分点;净利润率为11.64%,下降0.79个百分点;同期,费用率同比上升1.35个百分点至23.68%,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受合并影响。

业内分析师认为,净利率和毛利率都在下降,成本也在上升。这表明古家娇不容易保持净利润增长的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年初以来,古家的房屋贷款大幅增加。其中,2018年末短期贷款余额由上年的1.03亿元增加至1.2亿元。 2019年6月底的短期借款进一步大幅增加至3.85亿元; 2018年,长期借款从零直接增加到10.67亿元。中间,仍然高达9.51亿元。

相比之下,房屋的商业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减少了。 2018年底,为人民币10.09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1.26亿元。今年6月底,它仅为6.96亿元,大幅下降了3.13亿元。在收入增长和净利润增长的背景下,现金流量大幅下降,其收益质量与往年相比有所下降。

上述分析师指出《投资时报》研究人员认为,通过不断的并购来刺激更大的市场份额,似乎是一种发展的“捷径”,但风险也随之而来,如商誉减值高,经营现金流急剧减少,财务压力继续增加,各种费用也提高了。在他看来,目前,顾家娇只管理并购品牌并发挥协同效应。通过质量增长,积极的兼并和收购带来的风险稳步下降。

并购目标的表现导致整个公司的经营危机,这在A股市场并不罕见。顾家娇能否在危机中幸存下来?

(编辑:DF4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