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港在线

有车有房倒成了贫困户?村干部“精准扶亲”后竟还要求…

  点关注,不迷路!专注发布体制内职场、时政动态,公文写作

  6月9日,有媒体报道了安徽省砀山县龙潭村,村民进入贫困户名单,没有进行实质性民主评议和公示,有扶贫干部的多位亲戚进入贫困户名单中,享受着国家政策,而同村真正贫困的人,却无法得到应有的帮扶一事。

  在调查过程中,当地群众还反映,就在这个龙潭村,与脱贫攻坚挂钩的危房改造政策,也走了样。房里见天的危房,得不到改造,而一些明明住在楼房里的人家,却改造了“危房”。甚至,这些得到改造的危房户,在拿到补贴后,还要给村干部送回扣。

  曹聚福是安徽省砀山县官庄坝镇龙潭村村民,三个儿子都在外地打工。他家的房子已经塌了,暂住在村子主街道旁边的大儿子家里。但是,大儿子家的房子,也不结实了。卧室里摆着的,还是大儿媳妇陪嫁的家具。

  df548ec0-a3eb-4a37-ae5d-a96baa5c6ab5

  ↑村民曹聚福家的纸板屋顶

  曹聚福:“90年我大儿子结婚,顶棚就找这种纸糊上,那时候是20块钱这一间房。”记者:“顶棚就全弄好了?”曹聚福:“对,就这样糊上一直到现在,这让老鼠给咬的。”0c3433b1-099c-4161-9289-8585575ade85

  ↑曹聚福家已经漏雨的屋顶

  堂屋里的情况就更糟糕一些。地板上潮乎乎的,透过屋顶能看见天。

  曹聚福:“那能不漏(雨)吗?这地板上不都是漏的水?我在房顶上盖了塑料纸,那天让风一刮,就耷拉着了,我也没盖。那也没办法。”记者:“村里的干部都知道你们家情况吧?”曹聚福:“村里谁管你啊?你不找他,他也不找你,你找他就得给他两个(钱),你不给他两个(钱)他给你办事?没有那样的事。”9d800445-d917-4079-af8b-41002ddfb5b7

  ↑村民曹聚福家的屋顶已漏,只能用塑料布暂时遮挡

  曹聚福说,虽然房子的位置很显眼,但这几年来,没有干部来家里问过情况。因为他不是贫困户:

  “上面一来调查,就是来调查这些贫困户、危房改造的。你不是贫困户,还找你干啥?不需要找你。村里凡是贫困户危房改造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儿女有房有车,也有存款,这庄的房子都比我的房子好。”

  在龙潭村采访过程中,多位村民都说过,享受了危房改造补贴的,要给村干部送钱。

  杨勤良:“先送一点,给报上去,盖上房子后,钱打到存折上,取了钱再给他送去,一般的贫困户补2万,不是贫困户补一万,家庭条件不好的少付给他一点,也得付给他。条件好的至少给他一半。”享受到危房改造补贴的贫困户杨勤良,证实了这一说法。杨勤良:“危房改造以前,他说,叔,我给你申请危房改造,镇里这些人都来了,我请吃顿饭,看能批下来不。在这西边饭店吃的,花了420块钱,我结的账,结了400块钱。”9b70dd48-c11a-4a8b-a880-6112b829a08e

  ↑村民杨勤良夫妻俩称,自己拿到了2万元危房改造款,但被村干部杨风雷上门索要了其中的4000元

  杨勤良是村干部杨风雷的堂叔,他说,两万块钱的危房补贴下来之后,杨风雷追到他家的堂屋里要钱。

  杨勤良:“在堤口那里碰到我,他说叔你那个20000元钱下来了你领取吧,你给我5000块钱,我说我现在没拿着。他撵到家里来要的,就在我家这里,我点给他的,要5000元,我给了他4000元。批下来以后,谁不给他钱?都得给他钱。”

  向媒体反映情况的杨浩说,由于危房改造需要通过自然村、行政村逐级申报,这就使得村干部有一定的权力。比如村干部杨雪莲,就利用手中的补助指标上报权,在所谓贫困户的危房改造过程中,假公济私。

  杨浩:“我们的扶贫干部杨雪莲的四叔家,家里有两栋楼房,他报了危房改造。杨雪莲的大妈家,家里两个儿子、两栋楼房,搞了危房改造。杨雪莲的五叔家,一家人全在深圳做生意,在深圳买了楼房,给他家报了危房改造,批了两万块钱。”

  在砀山县,危房改造到底有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呢?按照安徽省宿州市住建委的有关规定,当地农村危旧房改造的补助对象,主要有四类人群,居住在危房中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低保户、农村分散供养特困人员、贫困残疾人家庭等4类重点对象,此外还有居住在危房中的其他贫困户。无论哪一类人群,“居住在危房中”,显然是一个先决条件。但是,在龙潭村,却有不少改造过的危房,无人居住。

  享受危房改造补贴的,所改造的危房,必须是有人居住的。官庄坝镇副镇长张杨也确认了这一点。

  张杨:“危房是四类人员,一个是家庭困难残疾户,一个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一个是低保户,再一个是分散供养的五保户。还有就是得现住着人,你这房子不住闲置了,国家不会给你改造的。必须现居住房是危房,并且只有这一套房子。”

  然而,在当地采访期间,记者发现,村里多个享受过危房改造政策的房子,却并没有人居住。

  cb8ed816-522e-40b9-a0d6-15b37af74057

  ↑砀山县曹庄镇一处改造过的危房,看不到有人居住的迹象

  曹聚福:“这不,这边两个危房,这个是危房改造的,那个也是危房改造的,都没住人。”记者:“为啥不住呢?”曹聚福:“都有地方住啊。”闫三变:“看屋里有啥?锅、灶啥都没有。没住啊,没人啊,就是诳人家公家的钱,盖好了搁那儿。过了这个村还有这个店吗?”22b77835-57a4-4285-ae03-44d3f79b4784

  ↑官庄坝镇龙潭村一处改造过的危房,大门紧锁,看不到有人生活的迹象

  上面的政策规定得如此细致、明确,在官庄坝镇下辖的龙潭村,为什么会发生改造过的危房空置着,露天的危房里却住着人的情况?这些情况,当地政府部门是否了解呢?官庄坝镇副镇长张杨说,不止镇里知道,县里也很清楚。张杨这样回复杨浩的疑问。

  张杨:“盖好的屋不住人,现在都是这样弄的,因为每次县里督查都发现了。他是贫困户,原先的房子是危房,我们去验收了,他就搬进去住了。但是,我们一走,他就搬到自己儿子家去住,净是这样的,来回地给我们捣蛋。不光你说,人家县里督察都发现很多回了。”杨浩:“你刚才不是说长期不在家的不算(危房改造)吗?”张杨:“对,对,但是,现在改造过了,你说咋整?这样的不是他一家。”

  张杨说,之所以会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村干部在其中捣鬼。

  张杨:“越往上面越不知道,他根本摸不了(情况),你说这家是啥经济条件,在哪儿买了房,谁知道?我举个例子,杨雪莲报的危房改造,叫我们去核验,可能她随便拉一个人,但是谁知道?一个镇就八九百户,谁有那精力,其他事都不干了?造假全是村干部搞的,查就查不完,弄假的多得很。每周一开会我都说,现在上面查的紧,危房改造任何人都不要造假。你们造假,查不到你,那你幸运,查到你,你倒霉。我只能这样说,我还能咋说?”

  5月14日,砀山县召开脱贫攻坚工作“回头看”动员大会,县里主要领导在会上表示,要坚决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以强化作风建设保障扶贫工作务实、脱贫过程扎实、脱贫结果真实。5月16日,记者在当地采访时,有村民说,这两天,附近超市的折叠床卖得特别快:“昨天我听说上面又给通知,给到危房户,让赶快挪到这个屋里住一下,住一段时间再搬回去就行,上边来查了。”

  6月10日傍晚,砀山县发来文字说明,其中称,

  《新闻纵横》节目播出后,当天上午,砀山县委、县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决定成立联合调查组,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李虎同志任调查组组长,入村入户开展调查;昨天下午,召开县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扩大)会议,决定围绕精准扶贫展开“地毯式”排查,对脱贫攻坚各项工作进行再督导、再核实。砀山县委、县政府表示,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实事求是予以处置并及时向社会公布。

  (■来源/中国之声,记者:李行健、肖源)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