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港在线

深大通暴力抗法引合伙人退伙索赔 募资被冻股价3涨停



深圳大同(国防权)暴力反法律触发合伙人提前提出索赔,募集资金被冻结,股票价格奇异3涨停

今年5月22日,拒绝并阻挠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工作人员执行的沉大同(.SZ)又有些奇怪的事情。

从8月19日到21日,深圳大同的股价突然出现连续三个涨停,成为过去三个交易日A股的9只股票之一,令市场看上去。

“深大同的股价继续上涨并停止。这应该与中央政府对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试验区的支持有关。然而,深圳部门的股票数量是两三百只,而连续不到10只股票,如深圳大同公司。排除投机资金,“一位机构消息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8月21日晚,深圳大同的公告也表示公司没有应披露但未披露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深圳大同主要股东持有的股份基本上已经抵押。

根据2019年季度报告,深圳大通控股股东江健持有11.22亿股21.42%股权,已抵押1178.2万股。累计质押占其持股比例99.89%。

此外,江健,协同人士,朱兰英及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分别持有1,040万股股份中的10.935%及70,955,700股股份中的13.577%,几乎全部抵押。

5月22日暴力反法律事件发生后,深圳大同的股价从第二天开始急剧下跌。在6月10日的短短12个交易日内,股价下跌多达43.21%。从那时起,股价甚至达到6.67。人民币/股票的阶段很低。

在此股价继续上涨之前,追逐深度很大。

8月7日,申达通宣布,山东省中级人民法院于7月25日接受了山东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诉讼,诉讼命令被告人苏州大同莹莹投资合伙公司(有限公司)合伙将返回投资本金和预期投资回报等共计30,317,770元,深圳大同将负责补充清算。

因此,山东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通过诉讼保全冻结了深圳大同的四个银行账户,冻结总额为329,350万元,其中募集资金为222,220万元。

深圳大同本案涉及3亿多元人民币的补充清算负担,这纯属大股东。

根据深圳大同8月14日公告,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2017年7月,山东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大兴控股有限公司,控股股东深圳大同,共同设立投资基金。前者是优先合作伙伴。公司投资3亿元,后者为劣质合作伙伴投资9,900万元。

在投资基金与协议之间的差异中,申达通有义务在投资期间弥补预期投资收益与优先合伙人的实收资本之间的差额。公告称,差额由实质意义上的担保构成,因此深圳大同的担保责任金额为3.765亿元。

但是,投资基金的到期日是2020年7月,尚未到期。然而,山东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提出提前退出公司的原因主要是深圳大同发生的一系列情况变化。

Deep Datong陷入困境,其股东也受到影响。

件释放的1958万股限制性股份占深圳大同总股本的3.75%,但仍处于停滞状态。

上述被禁股份由深圳大同认购,发行价为20.42元/股。每6股发行一次后,发行价格变为12.76元/股。

截至8月21日收盘,深圳大通连续三个涨停后的股价仅为9.34元/股,与上述发行价仍有36.62%的差距。

主编: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