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港在线

外卖与996,城市的代价

看理想(ID:ikanlixiang)

想想和你一起读着这篇文章的人,捧着一个发光的屏幕。他们来自各式各样的城市,我想绝大多数是北上广深这样的超级都市,有些会在国外,当然也有的会来自更小规模的城市。

这些地方各有不同,但是越来越像。

想想和你一起读着这篇文章的人,你们平时的生活,享受到的一切。尤其在大城市,几乎隔日到达的电商、24小时的外卖和便利店,无现金社会、地铁口的共享单车、在家叫好滴滴的车再下楼,甚至不必再带充电宝出门。

已经很少停电了,意味着夏日24小时的空调,自来水管里哗哗流出的清洁水源,24小时都可以洗热水澡。来自全世界的商品在这里都可以买到。

是的,这是过去帝王都无法想象的“物质生活”,很多人将其当作现代比过去任何时代都伟大的证明。

我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是北京举办奥运的2008年,上面提及的诸多互联网便利服务都还未出现。可能令很多人惊讶,那时微信和微博都还没有问世。

但不管如何,借奥运之机大兴建设的北京已经是首屈一指的国际大都市,对于一个初入社会的人而言(在那个年代,大学生还不像现在这样如此频繁地走出校园),城市,尤其是北京这样的巨大都市,依然时不时带给我很大的震撼。

这种感觉,现在我们都熟视无睹了。

对于当时的我,城市这样的形态似乎有无限可能,如此多的人在城市集中生活合作,他们积累的一切,加上日新月异的信息科技,可能产生何种新的商业模式与城市形态?伴着那个热气腾腾的奥运夏天的,是第二代iPhone的问世,是网速翻倍的3G版本。可想那是个对城市生活充满憧憬的年代。

就这样,城市高速发展着到了2011年,在这期间,上海举办了世博会,口号为“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又是一个排着队围观奇观的夏天。

就是这个生活,糟心的,令人难受的,给予我们一点快感,却给我们更多痛苦的生活。

在“理论上”,城市可能更好吗?当然,城市可以有无限可能,你可以设想一切人和人高度集约的生活与合作,拥有更好秩序的乌托邦,我还曾经为这个梦想创了业。

但也许正是如此,我才真的学会了“理论上”不代表“可实现”,别看落在纸面上简单,大多数人在讨论问题时,都分不清“理论上”和“可实现”。这不是悲观主义,而是一种直面问题的“现实主义” ,绝大多数人的所谓“现实主义”,其实仅仅是“放弃主义”。为何放弃呢?恰恰是在我们可以有任何乌托邦之前,城市的奢侈生活早已经腐蚀掉每一个人,毕竟人只拥有有限的意志力和自控力。

这种奢侈生活风格是一个整体,没有从细节上变化的可能,如果仅仅停止外卖,或关掉空调,你只会显得更蠢,这些改变都“没有必要”。

如果没有某种根本上的视角转变,城市生活会成为我们唯一可以想象的生活方式。我明白很多人认为我们正在等待着科技的救赎,不管是可控核聚变给我们近乎于无限的能源,还是AI代替完成我们不愿意做的所有事务,在那之前,我们可以纵情享受,何种奢侈都不过分,因为技术永远跑在我们前面。我可能要给这种想法泼一点冷水,你可以看我的上一篇文章。

我当然也不会认为田园牧歌式的生活是可能的,如果我们克服了“城市病”,一定是我们艰难的克服了我们自己,这是以后的话题了。

城市胜利了吗?当然。那么城市人呢?

要我说,我们满地找牙,一败涂地。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