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港在线

港媒列纵暴派五大谎言 造假手法层出不穷泯灭良知

中国新闻社9月9日报道,根据香港《文汇报》的报道,香港骚乱引发了示威者的不满,使暴力事件升温,近期关于谣言的暴力谣言已经消灭了良心,伪造技术是无止境的。

从最初的傲慢开始,口碑传播并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有关伪造过去的证据,最近伪造伪造手段的谣言,隐瞒了扭转是非的良心,将黑色变为白色,他们的目标是示威者“在图片中有真相。 “ “迷信,篡改图片和录像,警察,如删除电影,以制造警察投掷汽油弹的幻觉,试图找到一个替代纵火犯”漂白“。

这个暴虐的声音说真相被追究,但在一名女性示威者的“爆炸性眼睛”事件中,这个专制派系试图阻止警察的女性示威者的医疗记录,以查明真相。就在真相不堪重负之前,这个专制派系“首先是不可预知的”,正是警察导致该女子失明,以传播更多谣言,让事件继续发酵并走上街头。什么是阻止正义表现的暴力派系?

最令人愤慨的是警察早些时候曾在王子站执法,而且暴乱者传言示威者被“杀害”。为了使事件死亡,没有暴力派系的证据,而暴力派则表示死者的家属是奇怪的。 “地球上的蒸发”,一个接一个,一个荒谬的“故事”,坦率地说,是一个伎俩暴力教派混淆人民和煽动暴力示威者继续混乱。

[谎言1]谎言杀人。事实上,示威者是“复仇”

这个暴虐派一直擅长反对这支球队,特别是无所畏惧。如果你添加所谓的“事实检查”,其他示威者似乎会吃“事实”并与一个班级合作。 “政治演员”被点燃,许多“普通路人”被故意卖掉自己的生命,然后冲上街头示威“报复”。

近期最令人发指的是最近在互联网上传播的“831死者之王”的“都市传奇”。

垂直骚乱的“版本”在五点钟需要六个小时才能改变(注意:事物或态度的变化非常快,而且难以捉摸),并且曾经说过“王子站”有6人死了.是警察从90度摔断了脖子。据说“三名重伤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办”,“身体仍留在光华的蹲式室内医院“,有一类所谓的”死朋友“和”抵押室“”职员朋友“和”医护人员“都在互联网上共享”独家新闻“,声称即使是”家庭的“死者也是奇怪的蒸发“,为了谈论没有卡片的死亡,所以暴力文本可以不言自明。

谣言变得越来越激烈,矛头指向警察在同一天在王子站的执法行动,导致一些示威者严重受伤。其他吃“梦汤”的示威者相信它并将所谓的“鲜花送到王子站”。 “哀悼”和“请恳求地铁监测录像”等荒谬事件尚未平息。

抗议者和公民发生冲突。警察收到了报告

事实上,事件的起因已经在很多方面得到了恢复,清楚地表明这一天起源于示威者与铁路车厢内公民之间的冲突。示威者向无辜的公民开了灭火器并扔硬物。只有当警察收到报告后,才能进入车站以阻止混乱。但是当骚乱者发生这起事件时,他们几乎没有提到事情的根源。

至于所谓的“杀戮”声称,警方,医院管理局,光华医院及消防处已明确表示没有人死亡,警方批评这些指控是毫无根据的纯粹捏造。

光华医院还表示,在验证太平间记录后,当天没有涉及事件的机构。但是,一些顽固的人对这些事实视而不见,几天来,示威者前往王子的车站制造麻烦。坦率地说,是暴乱者用这个虚假的谣言作为掩护,煽动示威者继续走上街头挑起事端。

错误的邻居羞辱警察和真正的歌剧混淆了水

纵暴派不择手段中伤警方,企图为示威者的恶行“漂白”,最近每当示威者在不同地区聚集滋事期间,总冒出一些自称“街坊”的人辱骂在场警员,口口声声说:“街坊唔欢迎你(警方)!”不过这些“街坊”事后往往被踢爆根本是“戏子”,不是示威者换衫扮“街坊”,就是找不出名的政坛“二打六”(注:指人的身份无足轻重)扮街坊。

最经典的例子是,早前警方在太子站执法拘捕多人,事后纵暴派造谣指警员执法期间打死人,及后示威者借词在太子站内举行所谓的“路祭”。

网民戳爆反对派之友

为煽惑示威者的情绪,纵暴派文宣人员找来多人“祭祀”,其中一名戴耳机及口罩的婆婆最入戏,不停地呼天抢地嚎哭。但眼利的网民一看就知有古怪,有网民说:“阿婆一路喊,一路听耳机里的指示做戏!”

虽然这位阿婆戴上口罩,但她眼神似曾相识,有网民找出她的“真身”,原来是曾任区议员的前民主党成员冯竞文,早年被廉政公署控告4项提供虚假资料等罪名,最终被法庭判入狱18个月。之后,她在非法“占中”期间更曾参与“鸠呜团”,绝对不是一般的“街坊”。

另外,7月西铁元朗站冲突后,又有一名自称“街坊”的女子浮夸地声称,事发当晚找不到正返回元朗住处的儿子、十分担心云云。由于她没有戴口罩,一眼被人认出是“自决派”立法会议员朱凯的“队友”赵宝琴。扮普通“街坊”,无非是营造假象,企图抹黑警方。

【谎言三】假象图抹黑 真片揭暴行

为捏造事实,将黑说成白,示威者违背良知删改图片及影片诬陷警方。早前网传一条所谓“有汽油弹从警方防线掷向示威者”的片段,该段“做过手脚”的影片讹称是8月25日晚荃湾游行后,警方与暴力示威者在杨屋道及大河道交界对峙期间,警方向暴力示威者投掷汽油弹。

CNN选用假片后道歉

之后警方在记者会上主动澄清,并播放原来未经删改的片段,与假影片作对比,证实汽油弹是从暴力示威者方向掷向警方,并非由警方掷出,警方更指有人恶意以篡改的影片掩饰“示威者的恶行”将不能成功。CNN曾选用该假片报道警方掷汽油弹相关不实报道,事后已承认错误,并向警务处致歉。

另外,早前示威者在湾仔包围警察总部期间,一名孕妇不适获救护员送离警总,但示威者事后竟篡改图片,将孕妇的双眼移花接木为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的双眼及眼镜,然后在网上造谣指,卢伟聪扮大肚婆被送离警总。

不过,只要对比当日的新闻影片,示威者造假的恶行就无所遁形。

【谎言四】爆眼未证实 先吹仇警风

“爆眼少女”可说是纵暴派另一项“经典”造谣案例。事缘8月11日一名参加尖沙咀暴力示威的女子右眼受伤,示威者随即大做文章,在网上断言该女子是被警方发射的布袋弹打穿眼罩所伤,更传出所谓“爆眼”、“永久失明”等不同描述,又在短时间内制作形形色色以“爆眼少女”形象作主题的海报和图案,宣扬“以眼还眼”极端口号。

8月底自称是“爆眼少女”的女子更“亲自”拍片,谴责特区政府及警队,并在片中呼吁搞事者继续对抗特区政府,鼓吹仇警情绪。而由于片中人全程蒙面变声,当时已有不少人质疑片中人是否是女事主本人。

事实上,该女子受伤真相至今扑朔迷离,从未有确切证据显示为警方所为,更有网民质疑该女子是被示威者用弹叉发射钢珠所误伤。

另一方面,警方曾就布袋弹能否射穿眼罩进行测试,发现在5米距离开枪,布袋弹未能打穿眼罩,而事发当日开枪警员与女事主倒卧位置相距接近20米。

警方吁报案 女子不理会

警方在事发后不止一次呼吁受伤女子报案,以第一身讲述受伤经过,协助警方及社会大众了解真相。但女子由始至终未有理会,哪怕是“亲自拍片”期间,均对有关受伤经过、事发原因、加害者身份等关键事宜只字不谈,却说着不着边际的话,鼓动示威者上街,让事件发酵,继续有借口让纵暴派煽惑示威者攻击警察。

至近日警方取得法庭搜令,向医管局索取女事主的医疗记录。但女事主竟委托律师向医管局发出律师信,反对交出资料。按照示威者逻辑思维,若这份医疗记录对他们有利,何不公诸天下?如今却坚守这个秘密,令人质疑事有跷蹊。

【谎言五】诬警扮示威者 实为掩恶行

自从警方在记者会上承认有警员乔装示威者进行拘捕行动,纵暴派便不断以此大做文章。当中最为荒诞的一宗造谣案例,为网上流传一张示威者投掷汽油弹的相片,纵暴派竟否认是示威者所为,反过来造谣是乔装警员扮示威者所为。

有关谣言源自一张相片,显示一名戴头盔面罩的黑衣人将手上的汽油弹掷向街上,由于该名示威者腰间挂有疑似手枪对象,纵暴派便一口咬定是乔装警员所为,宣称警方“插赃嫁祸”予示威者。

图中枪非警队使用

警察公共关系科事后表明这是完全失实的指控,指图中枪械并非为警队所使用枪械,而相片中的人亦非警员。警方并强调,乔装警员在工作期间绝不会使用汽油弹,警员行动中都会依法行事,强烈谴责恶意抹黑警队的指控。

另一方面,网上亦充斥所谓“乔装(示威者的)警员带队”等流言蜚语,经常以所谓“乔装警员”做“替死鬼”,意图借此将示威者纵火、破坏、伤人等恶行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

http://www.sugys.com/bds1/XFg2bc